2017/1/15

0
Debriefing 2016

到日本生活近一年多,12月底搬了一次家後,總算是有安定下來的感覺了
一年多的生活也有不少心得感想,來留個記錄

剛到東京來的時候其實面臨了一段很尷尬的期間
公司的報到程序中,必須要提供自己的銀行戶頭作為薪轉戶
這個戶頭必須要自己到銀行開戶才行
一開始我想說選大手銀行應該沒什麼問題
因此就到了下北澤的東京UFJ來準備開戶
意外的就先遇到了第一堵牆:銀行開戶必須在自家附近或上班的公司附近始可開戶
在那個時間點,我還沒開始上班、是靠AirBnB暫住在下北澤
這個情況下,下北澤的UFJ是無法同意我在這邊開戶的,因為在留卡上沒有登記地址,因此我只能去涉谷開戶
而到了涉谷的UFJ,拿錄取通知做證明行員勉強同意可以視為在涉谷的公司上班
但是在留卡沒有登記固定地址的話仍然不能接受開戶
於是我只好先想辦法解決住房的問題

然後我開始四處看房子,然後就遇到了第二堵牆:沒有可以通話的電話號碼的話房屋仲介是拒絕受理的
此時的我用的是Prepaid Data SIM,沒有通話功能
因次問題被轉變成了我必須先弄到一張能通話的SIM卡

弄SIM卡倒不是大問題,本來就先做好了功課,打算要辦Freetel的方案
於是就來到電器賣場要申辦Freetel....冷不防的撞上第三堵牆:沒有日本當地發行的信用卡是不能辦門號的
國外的信用卡是被大多數的電信商所拒絕的,Debit Card也一樣不能接受

好,那我先弄到日本當地的信用卡行嗎?
嗯,也不行,第四堵牆:沒有日本當地銀行的戶頭是不能辦理信用卡的

這時候就發現,非常有意思的Link回到了第一個困境
一個完美的Loop循環,無懈可擊
說真的,雖然我大概有預料到外國人多少會受到一些制度上的刁難
但是這麼完美的Loop狀刁難還是始料未及....

最後還是有成功的跳出Loop圈了,雖然稱不上太完美的方法
首先是電話號碼,在Yodobashi的時候被店員告知Yodobashi有自己的電信公司服務 - Wireless Gate
即使是國外的信用卡,只要是能在Yodobashi買東西時刷的過的卡就能夠申辦
方案並不是很划算,但至少有個號碼就能夠過這一關,所以總之還是申辦下去了

電話號碼有了之後,回頭開始找房子,時間緊迫之下我決定找Leopalace的物件
Leopalace畢竟在做外國人生意這件事情上的經營經驗是壓倒性的多
所以找到大略合適的物件之後,簽訂合約並沒有什麼困難,當天就搞定了
有了確定的租屋處,於是可以去役所做在留卡登記
然後才終於能在銀行開戶和申請信用卡


這一連串跑完,生活並沒有就穩定下來了
第一個鬼事情是郵局的問題
在搬到新住處之後我有跑了趟郵局要登記新住戶,但郵局的工作人員跟我說不需要這麼做也不會漏信
我相信了,相信的結果就是在兩週後我才發現,銀行寄來的金融卡被郵局以「查無此人」為由退件
而且非常機車的是,銀行通知我「郵局說查無此人」的通知明信片是有進來我信箱的
這什麼鬼,正常郵件被退,通知我查無此人的郵件卻進得來?
去郵局一問,對方說因為我沒有門牌上沒有名字,郵差認為這裡無人居住
喵的這什麼鬼理由,我隔壁四個鄰居通通沒有貼名字啊,難道他們就都不需要收信嗎?
但囉唆也無用,郵局就是這樣堅持,所以我也只能耐著性子請銀行重新寄送金融卡

然後在此同時收到銀行的另一個通知:信用卡審核不通過
這個審核不通過基本上是不給理由的,不過就是不過
就算我是在東證一部上市公司工作、年收也是合乎水準的,不給過就是不給過
最後是在隔壁站的超市門口發現可以辦小田急JAL聯名集點JCB信用卡,才終於入手第一張日本當地信用卡
然後才能回來Review手機號碼的問題

Wireless Gate雖然讓我這個外國人辦了號碼讓我覺得感謝
但,即便iPhone顯示連上的是LTE網路,下載速度實測的結果卻是讓人驚呆了的平均50K以下
只有在很少數人煙稀少的地方跑得出Mega及的下載速度,這根本不是堪用的品質
有了信用卡,申請MNP,成功申請Freetel之後我才終於有了像樣的Smartphone體驗了
但事情並沒完,Wireless Gate在簽約的時候有一個重大的陷阱 - 強制加購的付費客服服務
即便我完全不需要,一開始也是強制申請,得要打電話去客服專線才能取消,而這客服專線在平常時段是超難打通的
在Wireless Gate的電信服務解約之後這個付費客服也還是持續有效,一兩個月後我才回想起來這個不對勁的設計
11月初的時候終於在一大早九點整成功打通了客服申請取消,但是直到12月底都還是出現扣款記錄
撰寫此文的當下我還在思考這到底是延遲扣款還是Wireless Gate又掛了什麼合約陷阱....

順道一題,後來又多辦了一張LINE Mobile發現其實真好用,完全不輸給Freetel,值得推薦

Leopalace的房子住起來不至於不舒適,但有個天殺的大問題:門口太窄,一般床墊搬不進來
因此我睡了將近一年的充氣床墊,睡到全身不對勁去整骨院調理,才知道自己從肩頰骨到骨盆腔全歪了
這逼的我非得搬家不可之外,小田急線幾乎每天隨時都可能有誤點延遲的狀況也讓我通勤通到疲憊了
於是花了點時間四處尋找,最後決定搬到井之頭線的東松原,找了間自己還負擔的起的2LDK
這才一次解決了通勤和居住上的困擾,代價是將近60萬日幣的一次性支出......這個金額還不含新買的各類家具


此時此刻,大致上生活都穩定了,不過最近終於工作滿一年了,來嘗試申辦SAISON的MUJI聯名卡發現還是被拒絕
另一方面卻聽說有比我晚來到日本工作的男性台灣人朋友,他的妻子以家庭主婦的資格申辦UFJ信用卡一次就核卡通過
然而真正有收入的他本人卻被拒絕發卡 XD
讓我還是不太能理解到底日本的銀行們是用什麼條件在判定核卡資格的....
但仔細想想,就算是一個普通日本人,要申請信用卡或貸款都還是會遇上有的沒的奇怪條件刁難,好像就覺得也沒那麼意外了


Anyway, let's keep on surviving.....





2016/4/16

0
基地:セルリアンタワー

Cerulean
一直到注意到這棟建築物的看板上有英文名字之前,我都沒意識到這個字是什麼意思。

--

渋谷站,每日乘客流量排名世界第二的大站。
從出站往西南邊的方向,有一座高聳入天的大樓,就是セルリアンタワー。
2015-09-14 10.47.01
Cerulean是一種顏色,天藍色,Sky-blue Color,
這個字我也是到最近才學會的(笑)。
2016-03-15 14.09.35 HDR

這座建築物目前仍然是涉谷最高的大樓,說是涉谷的地標也不為過。
10年前,2005年底,出差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裡,當時拜訪的人物的名片我也還留著。
很難想像十年輪轉之後,我再次來到這棟大樓,是來加入當年拜訪過的公司。

以前跟朋友聊天總說,山手線各大站裡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涉谷。
每次都說我以後如果有機會來日本工作絕對不要在魔都涉谷。
所以說,人真的不能嘴硬,我就這麼來涉谷了 XD

セルリアンタワー,這裡是我現在的基地。
2016-03-15 14.08.36
2016/1/12

0
2016三合一大選的思考脈絡

今天寫篇長文

過往的選舉期間我其實從來沒有明確表達過自己的投票傾向
不過這次的選舉我想幫自己整理一些脈絡出來,給自己留一點記錄

我的家庭背景其實很奇特
父母親表面上說是開放、尊重晚輩自己的選擇,但實際上並沒有尊重可言
家族裡的其他長輩大多症狀更嚴重,父母兩方的原生家庭都是長者威權至上的環境
(之所以不說父權至上是因為我媽這邊外公很早過世,而我爸這邊基本上是奶奶講話較大聲)
我是在這樣一個原則上不允許小孩有自我意志的氛圍中長大的
只要做出略微不同的選擇就會被迫面對來自長輩的權威指責
小學的時候有一回,老師發了問卷要我們帶回家做隔天交上來
裡面有一題是:你家的教育方式是什麼形式?  選項有:權威式、民主式、放任式
我勾了「權威式」,然後我媽從後面巴了我的頭說「什麼權威式!我們家明明就是民主式!」
現在回想起來,是呀,國民黨式的民主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給你民主的選項,但民主的Definition是他們說了算
因此,每逢選舉基本上沒有什麼討論的空間,我的家族背景是自以為中立的深藍
考量到我爺爺當年二戰打過仗、我外公是躲棺材逃難到台灣來的,對長輩們的深藍意識要苛責其實也不容易
因此過往大多數時間我選擇迴避以避免衝突,畢竟衝突下去了對方用的招躲不了會有「你滾出去!這個家不需要你這種人!」

但再怎麼避總還是有避不了的關卡,我人生裡有過兩次正式的滾出去
第一次是幾年前我媽以莫名其妙的理由發動了物理屬性的人身攻擊
隔天我就開始找房子,一週左右就確定搬出去了,直到多年後我媽表面上低頭認錯我才回去
第二次就是最近來到日本定居工作,講起來有些些誇張,但這次離開台灣其實對我來說是和原生家庭的總清算
我的原生家族對我學日文這件事一直是不怎麼諒解的,更不用說還直接到日本來定居
當然木已成舟的狀態下,我爸媽還是願意給我口頭上祝福,我還是感謝他們的
但其他長輩們就,嗯,不知道會怎樣

所以趁著這次選舉我打算準備一套論述作為對話的基礎
雖然有極大的可能性會和過往十幾年一樣,除了得到鼻孔吐氣和鄙視性的罵言以外沒啥別的東西
不過至少未來有一天,如果我真的回不來台灣了,還有一個記錄可尋,能記得當年的故事

回到正題,這次的選舉我怎麼選擇投票對象的

1. 政黨票: 時代力量
選擇時代力量有很大一部份的因素是在於各項議題上的論述能力
政黨成員有一大部分是太陽花期間嶄露頭角的
完整的議題論述方式、多方面探討Trade off並做出選擇的風格是我贊同的做法
是我認知中的民主制度該有的型態
扣除藍綠兩大生態系之外的其他小黨也各有一些理念讓我認同,但畢竟只有一張選票,因此只能割愛

可能有人會問「為何不考慮大黨?完全執政才能確保不會多頭馬車政治空轉啊!」
我的想法是:
・泛藍體系的本質是威權,對他們來說民主只是取得威權的一種手段,本質上是反民主的,當然不考慮
・泛綠體系論述能力較泛藍強,然而很多關鍵的場合卻反而會選擇關起門來自己論述,在Internet時代這顯然不夠開放
・在這個時間點講完全執政意思就是希望讓民進黨一黨獨大這樣他們才能強推改革法案,然而這很顯然的是另一種形式的威權
 只是從國民黨特色的右傾奔向民進黨特色的左傾,本質上還是威權,這不是我期待的民主

縱上所述,政黨票我投時代力量

2. 區域立委
講到這個天就黑一邊
你自己Google看看台北市第七選區有什麼東西可以選
貌似Battle Royal但實質上是楊實秋單挑費鴻泰,其他參選人只是點綴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區的屬性就是那樣
是阿,無法否認,不用走遠,看看我的左鄰右舍是些什麼人
看看我家大樓管委會怎麼處理騎樓機車停車就差不多知道了
就是個標準的國民黨式民主,先搶到威權優勢,搶到了就蠻幹,別人的建議或論述是沒有加入的空間的
這樣的選區能期待有什麼人可選?
像費鴻泰這種在立法院當操偶師自兼人偶黨意就是鞭意
然後週末在附近公園擺攤教大家報稅怎麼節稅、聽聽街坊鄰居有什麼困擾需要幫助
附近的老人們無不讚聲說他選民服務做的好,沒人想起來這傢伙拿著立委薪水和身份做的卻是里長以上市議員未滿的事情
楊實秋來勢洶洶?那倒未必,這個區域還有一個特徵是人口老化嚴重
楊實秋在40歲以下的族群或許有壓倒性的優勢,在這裡未必能佔到便宜
況且被國民黨開除的"光環"或許是有些加分,但本質上這個人還是金權生態系裡的一員,不是我理想中的投票對象

理念上來說,社民黨的呂欣潔是我想支持的對象
固然以現況來說他選上的機率並不高,但在這個選區的生態下,支持他的理念是我僅存的掙扎
至少我明確的知道不必像我父母那樣含淚投廢費,這票投下去還是有理念在其中的

綜上所述,區域立委我投呂欣潔

3. 總統
先說說我挑選總統投票對象的思考脈絡好了
首先,我非常反對以把任何一位候選人認定為救世主
民族救星救世主這種概念是威權時代維繫統治正當性的Propaganda,跟中共的統戰手法是一樣的東西
什麼蔣空一格總統經國、李部長國鼎、孫院長運璿,通通都是Propaganda的一環
我們必須要先認清,這個時代是沒有救世主這種東西的,那不是當世追尋的價值
如果你心裡有任何一絲絲"總統=救世主"這樣的念頭,請趕快想起來這是國民黨的洗腦成果
這個概念放在心裡以後,下一步才能導引到「總統不是救世主,那是什麼?」的討論

我自己的切入點是「總統不是救世主,總統是民意的代言人」
民意會隨時代演進與改變,總統必須要能夠理解時勢的變化,整理與歸納民意
民意有時難以統合,不得已時需要訴諸投票表決是可以理解的
最可怕的就是訴諸Propaganda來追求決策正當性,甚至在缺乏民意共識下用行政命令硬幹
陳水扁甫上任時對核四的存廢、以及近年來馬英九針對各項貿易協定的操作,在我的認定裡都是這樣的暴走行為
同樣都消耗了大量的社會資源、除了極少數人得利之外帶來的傷害是整個社會承擔、而且爭議與問題點也沒有獲得解決
沒有充分論述後取得執行正當性的行政命令是不可取的
即便我們的畸形憲法賦予了國家領導人極大的蠻幹權限,這條底線也不應該讓步

在思考這個面向的時候,有一天我意識到,其實國家領導人也是一個組織領導人
國家領導人的工作,和公司內組織或專案的領導也有極高的同質性
然後我得到了一個自己覺得可以接受的檢視標準: 選總統就像在挑PM,台上三個人誰具有PM的特質?
用自己多年來工作上累積的觀察經驗來挑選投票對象,對我來說比起去思考誰家有錢誰辯論的表現比較好,要來的實際多了

那麼,針對三個候選人的Pros/Cons做些分析吧:
a. 國民黨候選人 朱立倫/王如玄
如果你問我朱立倫適不適合當PM,我會在60ms以內回答你"NO!"
PM必須是一個Communicator,你告訴我他在朱囑逐柱的過程裡Communicate了什麼
PM對於針對Schedule與Spec的質問必須要有明確的說理去說服他人,用淡水阿嬤來玩Propaganda我認為是沒有誠意的手法
PM有兩種,一種只管老闆要什麼、一種會比較全面的思考Project的成敗與評估指標,一般來說大家比較討厭前者,原因不言自明
那麼,一個只在乎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要什麼的總統候選人,你覺得他是前者還是後者?

這個人做為一個PM根本就Proficiency不足,誰找他來面試的?有沒有看清楚Job Description啊?

b. 親民・民國黨候選人 宋楚瑜/徐欣瑩
宋楚瑜每逢自己出馬參選的時候就會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溫和的Communicator
但是當他不在其位/不在其選的時候,更多時間他是個不受控制的自走砲

杭州出身的好同事跟我聊過一個說法叫做"噴子很大",用台灣常見的說法叫做"嘴砲無敵、動手不行"
一般來說只會打嘴砲的PM很容易讓團隊陷入困局,因此一段時間以後團隊裡做事的人就會陸續離開
最終這個團隊成為一個職業嘴砲隊,放對地方可以有重大成果,比方說跟客戶喇咧賺案子來做就是很不錯的場合
反過來說這樣一個職業嘴砲隊,放錯地方那可就會自食惡果,最後公司怎麼垮的都不知道

在我的認知裡,宋楚瑜和還在他身邊不離不棄的人,組成的就是這樣一個嘴砲隊
幸與不幸,我家有位長輩因緣際會被其中一位嘴砲達人荼毒了整整十年
最後一無所得,落落寡歡,某天在幫兒子踐行的時候冷不防的說了一句「去把個日本妹也不錯,嘿嘿嘿」
身為兒子的我才稍微窺探到一點這個老人不太好笑但勉強還過的去的幽默感

徐欣瑩的存在是為了拉抬民國黨的立委選情,宋楚瑜的存在則是為了拉抬親民黨的立委選情
這兩個人都不是來選總統的,這其實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是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更可怕
很多人說「宋楚瑜會用人,他的團隊很強」,我只能說,Oh, 別鬧了
最可怕的就是他身邊那一堆人,國民黨的當買辦至少自己有賺錢,老宋身邊這票人邯鄲學步也來當買辦結果把外國股東的錢敗光了自己也屁股破洞
想聽故事的我們私底下聊,或者你如果有聽我說過「昆明太陽能廠奇案」的故事,就是那件事了 XD

拉回來說結論就是,宋楚瑜這人可能比較適合走純動嘴的Sales Marketing,需要捲袖子動手做事的PM他是不行的
那現在的台灣到底還有沒有讓這樣的嘴砲隊上場發揮的場合?
其實有的,當你把Target Customer定調為中國共產黨一切就豁然開朗
只不過,嗯,BJ4

c. 民進黨候選人 蔡英文/陳建仁
很多人說他是空心菜,我同意
我試著摸索過他的能源政策到底在賣什麼葫蘆藥
最後只找到說明藥效的大字報沒有找到葫蘆藥
老實說我很擔心這個人也是只會打嘴砲
然而,他也是三個候選人之中,唯一一個有穩定呈現出Communicator特質的人

一個PM在專案初期如果不具備足夠的Domain Knowledge
那麼把自己化身為溝通平台、確保團隊之中的資訊正確流通、掌握好整體專案進度,這個PM就依然是稱職的

這樣的人擔任國家領導會有一個風險,當他完全清空自己而成為究極的"民意的總和"的時候
這個總集合並不保證能把國家帶往更好的方向,甚至會有欠缺熱情與理想性的感受
要舉例的話就像是鋼彈UC裡面名為正面全裸的Full Frontal那樣,成為民粹的具現化


總結來說,我的這一票會投給蔡英文
他是三個候選人裡我認為唯一可以成為溝通平台化身的人
當然風險是有的,這個部分需要靠國民的持續監督,而Internet將能在監督的功能上發揮極大的作用

也許風險會成真,也許他無法把台灣帶出目前的困境
但就像我一開始說的,我們不是在選救世主,根本就沒有救世主這種事
把台灣想成一間Start-up,讓一個優秀的Communicator帶領這個Start-up盡可能的Pivot
Pivot沒有保證成功的,但是我們也都知道不Pivot就死定了
與其讓嘴砲王或者跑錯棚的來帶領台灣,我選擇讓一個有PM特質的人來帶領台灣
我想懷抱一次阿宅的理想性,去相信一次人類的可能性,讓Internet扮演Unicorn,看看能否Pivot出一條活路


這篇文章我並不是在嘗試拉票,極大程度的是寫給自己看的
距離投票只剩沒幾天,會投票的要投給誰我想應該已經都決定好了
不會投的要去哪裡玩我想應該也都已經旅館訂好了
我的論述肯定有諸多漏洞可以吐槽,也肯定有我個人的偏見存在,要吐我槽或者罵我死鋼彈宅我都接受 XD

只是,如果很湊巧的,你還沒有決定要投誰,那或許我的思路可以給你一點方向
「我們不是在選救世主」只要認清這個念頭,清楚定義要用什麼樣的框架來篩選候選人,其實不會太難下決定
即便只是順著自己的利益或慾望,那也是一種選擇
就像你問我親共和親日的候選人誰比較好,沒什麼其他重大要素的話我當然會選親日阿 XD

以上,拙文一篇
在這個時代願意看篇近五千字的文章的人不多了
看到最後的朋友請讓我跟你說聲謝謝 m(_ _)m




2015/10/5

0
2015勇者紀行 - オメガ、そしてアルファへ

内定、もらいました

0
在Windows 10之下調整Keyboard Layout

這篇是個Memo

Windows 10在Keyboard Layout的設定部分整個UI又翻了一回
以往走的Control Panel或者走IME改Registry的Layout Driver的方式不見得通用了
稍微查了一下發現有人先做了研究,Link記一下
http://exlight.net/devel/windows/keyboard.html

主要OS已經轉到Mac上的當下,我大概能用到的機會不多
不過多記一樣東西倒是沒有任何壞處 w
2015/9/16

0
2015勇者紀行 其之六

N的公司還有一位台灣人V
V算是主管級的人物,在聽過N的描述和看了我的資料之後
猛力的覺得要立刻和我Skype談一下
於是Check out完的下一件事立刻就是往旁邊Lobby一坐聊了好一陣子

雖然能去セルリアンタワー的話非常好,但有更多機會當然也很好
求職的機會總是多多益善

--

好久沒來了,日本科學未來館


當年第一次看著Geo Cosmos時的感動
現在有種,不知怎麼的,一種惆悵感

也許是年紀大了?現在看著Geo Cosmos是不一樣的另一種感受......

ASIMO還是老樣子,可惜今天還要趕飛機,不能看他出來跑跳表演了


到科學館的頂樓,吃著地球包子
期望自己能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和感受冒出來


結果是什麼都沒有
Somehow,反而進入了一種放空的狀態
好空,好空的感覺.........

為什麼呢?
來了這趟勇者行,學了新咒文,殺進了魔王城,結交了新同伴
現在應該是愉快的朝下一個目標邁進不是?



一邊看著鋼彈的背影
一邊開始思索自己人生的意義

或許因為,這還不是Ending Roll?
或許因為,殺進殺出了魔王城,但不知道任務完成了多少?
或許因為,這些剛結交的新同伴,不知道還能不能維持?

不知道,好多的不知道

Maybe,這就是人生吧
只有繼續跑下去,才知道前面有什麼
2015/9/15

0
2015勇者紀行 其之五

一個人一生能有多大的機率遇到印度人用日文對你面試?

老實說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會發生
但他真的發生了,而且Somehow我雖然覺得意外卻不Surprise
日本政府現在對外國籍技術人員的歡迎程度是有史以來之最
過往移民到日本的人口以台中韓這三個國家為大宗
這幾年中東、南亞、東南亞的移民也大幅增加
因此有印度人在這邊的公司工作也是沒啥好奇怪的
因此被印度人的主管面試也是沒什麼好奇怪的
因此被印度人的主管用英文面試其實也是會發生的事
BUT我萬萬沒想到會被印度人用日文面試 囧rz

再怎麼說我也在Bay Area前前後後混了好一段時間了
早就已經跨過聽印度人講英文的口音這個門檻
來吧!用英文吧!讓我跟你證明我待過SF Bay Area!!

But No, 他是用日文,是的,印度腔的日文
喵的要不是在秋葉原的街上聽過印度腔的日文我現在肯定挫到想閃尿
實際上的狀況就是我只聽的懂他6成左右的意思
而我也不確定他有Get到我想表達的內容多少

「ソウデスカワカリマスタ〜」
「えぇ?!」

わかりますた是哪招 Σ (゚ Д゚ )

「那你期望的年薪是多少?」
「................(喵的雖然我跟別人都開650萬但是考量到跟你溝通不良我覺得需要加個50萬) 700萬 」
「這樣啊這樣啊ワカリマスタ〜」

わ.....わからねぇぇぇぇぇぇぇ!!!!!!!!!!!!!!!!!

「雖然是PM但要你寫Code你願意寫嗎?」
「也是可以但是我很久沒寫了,恐怕不會太有生產力」
「那假如真的沒辦法的話你寫嗎?如果進度趕不及?」
「真的沒辦法的話會考慮,但就算我下來寫大概也帶不來明顯的加速效果」
「那如果真的就是沒辦法一定要你寫的話呢?」

....................那你要不要把職缺的Title改一下叫Tech Lead或者Architect啊?
徵PM卻一直要我Commit會寫Code,那我PM的那些技能是怎樣都用不到嗎?

--

我絕對不是因為剛剛跟印度人面試完所以現在想來吃咖哩的
實在是因為前兩天沒吃到みのりんご覺得不甘心所以再來一次的


請看這誘人的乾咖哩


請看這超誘人的斷面秀


想了三年一直沒吃到的,今天,終於,吃到了
開心~~~~☆-ヽ(*´∀`)八(´∀`*)八(*´∀`)八(´∀`*)ノイエーイ

みのりんご的豬肉咖哩似乎也很厲害,下次來要吃這個


表參道是個昂貴的地方
一個上班族是不太可能平日閒閒沒事幹在這裡浪費一個下午的
但是我現在就是這樣一個可以奢侈一下的Timing
所以決定來巷子裡的星巴克Relax兩下



我絕對不承認是因為本來想要去的根津美術館保養中沒開門所以才在這邊浪費時間的!! (╦︿╦)

--

晚上,這趟日本行的最後一個Appointment是和N碰面

跟N認識是一個意外的巧合
這趟來日本面試的旅行,大多數是在BizReach這個網站上媒合成功的
(網站Slogen的"年收1000萬"別太認真看,裡面多的是不到400萬的開缺......)

N任職於一家使用這個網站來Sourcing的Recruiting Company
在我剛登錄BizReach沒多久的時候,他們的某位同事來跟我聯繫過,但後來就沒下文了
本來N應該要被知會說他們已經有人跟我聯絡過了,但Somehow那位同事沒有做到知會
也因此N在看到我的背景的時候便立刻決定和我聯繫 - 因為我們都是台灣出身 XD
當然,以公司的立場來說一案是不可兩包的
但這並不妨礙我們交個朋友 XD

這天晚餐是在ヒカリエ吃的,一個可以看到セルリアンタワー的景觀餐廳




聊了不少產業現況、日本生活工作的甘苦談

交新朋友總是開心的
如果能獲得錄取而開始在日本的生活,多個朋友照應也總是好的

--

何度なく昔のことを思いました
決意したこと、放棄したこと、守れなかった約束....
今の自分はまたまた未熟かもしれない
あんまり成長していなかったかもしれないな....

--

明天Last Day,來去台場吧

(おやすみのメロディー ♪~♫)
2015/9/14

0
2015勇者紀行 其之四

一早起來到原宿,是個好天氣



進明治神宮參拜把MP灌到最大值
然後在老地方吃了個早餐把HP也灌到最大值
就來往涉谷前進去了

其實我真的很怕涉谷,不是蓋的
一來是這邊人多到爆炸,二來周邊商圈大體上來說和我的喜好有差異
再來就是複雜無比的站內站外周邊地形.....找不到八公也是時常會發生的狀況

不過我還是來了,目的地是セルリアンタワー


我其實不是第一次來セルリアンタワー了
大約十年前,在CQi的第一次出差的時候就來這個地方拜訪過
當時Lobby的樣子,當年拼了命的當翻譯的過程都還留在我的腦海裡

而這次,我是來面試的

一開始和這家公司搭上線的時候我還沒想到
Skype面談的時候也只是很平常的聊雙方的情況
到開始談二次面試的時間與地點的時候我才驚覺到.....這不就是那家公司嗎?
當年的名片我都還留在手上啊........
太巧了,真的太巧

面試的過程不多贅言,就是一般的面試
但進行的速度遠比我預期的快的多了

離開セルリアンタワー,離開涉谷,往六本木前進
這是今天的第二場面試,對象是一位在這邊Head Hunter公司工作的德國人
很一般般的用英文聊了很多,對方很友善的說會幫我推薦幾個Position
快的話這兩天就能知道有沒有機會談進一步

一個下午兩場面試,老師說緊繃到肩膀都痛了
既然來到六本木,來Relax一下吧

酒店?NO~酒店這時間還沒開門的.....
阿不過光看名字也算是酒店?
總之再來了一次Luida's Bar XD


店內的詳細就請看相簿的照片了
因為時間不多,所以今天的重點放在打倒黃金史萊姆王 XD


之後,在附近的Wendy's & First Kitchen小憩了一會兒
再赴上今天第三個Appointment
這位也是Head Hunter,在我接觸過的日本籍Head Hunter裡算是對外國人最友善的一位
也確實介紹了幾個有趣的工作來

離開六本木,回到秋葉原的街上,時間已經相當晚了,渾身疲憊不堪
身為一個勇者,這個時候該做的事情也就只剩一件了.....睡

(おやすみのメロディー ♪~♫)

 
Template from Ireng Manis modified to suit for Live a Vagrancy